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保安的逆袭 第十八章 打脸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5:14:15

保安的逆袭 第十八章 打脸

龚文喜都已经做好了被小邬宰一刀的准备,听到她只是需要道歉,倒是松了一口气。

先前他不同意舒勤勤和向小邬道歉,因为他没有将小邬当回事,觉得她不配,并不是他把低头认错当做很丢面子的事情。

或者说,他根本就没把面子多当一回事。

有时候,为了一块地皮,他还得和鹏城的村长们点头哈腰百般奉迎。

只要低头能换来利益,或者能够减少损失,他不介意每天都低头。

现在,小邬有了让他低头的资格,他自然可以很干脆的低下这个头。

“对不起,邬小姐,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,希望能够得到你的谅解。”

龚文喜前行一步,向小邬低头鞠了一躬。

他的态度甚至非常的诚恳。

小邬虽然很生气龚文喜对自己的轻贱,可是看了一眼龚胜男,想想他是龚胜男的父亲,龚胜男对自己还是不错的,便道:“我接受你的道歉。但是,还有两个人骂了我的。”

其实还有一些人也跟着骂了她不要脸的,可是她只听到了声音,却不知道是谁说的,找不出正主来,也就只能罢了。

钟源的目光看向了舒勤勤和。

先走过来,向小邬低头鞠躬道:“对不起邬小姐,我不应该没有证据就胡说八道,希望你能够原谅我。”

龚文喜都道歉了,他还有什么理由不道歉?

人家连龚文喜这个身家百亿的大佬都敢威胁,他一个做小弟的,又岂会放在人家眼里?

不过来道歉,他不知道会面对什么。

当然,他也不知道他过来道歉会面对什么。

“你看,道个歉很容易的嘛。”

钟源冷笑着,用手指捅着他道:

“为什么我朋友先前让你道歉,你就不肯道歉呢?这样她就可以体面的走了,不用被屈辱的赶出去。难道你们说错了话,就不应该道歉吗?”

他的手指就如钢条一般,貌似轻松的捅着,实际上也很是疼痛。

“是不是觉得她没钱没势,很好欺负呀?反正欺负了也白欺负,没人帮她出头?是不是啊?”

钟源一边捅着他,一边说道:“我也没钱,我也没势,我只是一个小保安,你,你们,要不要来欺负我呀?嗯?”

只有忍受着,头垂得更低了,说道:“对不起!是我的不对!”

“算了吧,钟源。”小邬看着那么狼狈,有些不忍心了,道:“这话也不是他第一个说的,他只是跟着别人说的。”

这时众人的眼光都看向了舒勤勤。

第一个说的就是舒勤勤。

舒勤勤的脸色发白,很是惊慌,求助的看着龚文喜,龚文喜却扭过了头不去看她。

本来道歉并不是很为难的事情,可是看着道歉被钟源羞辱成那样

保安的逆袭  第十八章 打脸

,舒勤勤就不敢过去道歉了。

要是她被一个男人用手指在身上乱捅,传出去可就没脸见人了。

“你运气好,我朋友心善,不愿意和你一般计较,不然我弄不死你?”

钟源又用力的捅了几下,这才放开他,脸转向舒勤勤,咧嘴一笑:

“这位,好像就是有名的舒姨太吧?你自己不就是个不三不四不要脸的女人吗?哪里来的脸来说别人?怎么,还不过来道歉?”

舒勤勤小三的身份鹏城很多人都知道,不过敢当着她面说的,除了龚胜男,也就只有钟源了。

龚胜男当着她面说,她还可以怒一下。钟源当着她面说,她连怒都不敢怒。

“舒助理,”龚文喜终于开口了,“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确实不妥当,去给邬小姐道个歉吧。”

舒勤勤心下冰凉,知道这一次龚文喜不会护着自己,只得走到小邬面前,低头道:“对不起,我不该说那些话的。”

看着她,小邬心中就来气,当时受到的屈辱又涌上了心头,道:“你凭什么说我不三不四啊?我做了什么了让你这样指责?”

舒勤勤心想:“你要是正经的女人怎么会做一个女人的女朋友?”

可是这样的话她也不敢说出来,只能低着头道:“是我错了,我嘴贱。”

“嗯,知道自己嘴贱,很好,这认错态度不错。”

钟源很赞许的点了个头。

小邬很愕然的看着他,心想:“我气还没消呢,你就夸赞她,是因为她漂亮吗?”

大感气愤,心道:“龚总道歉,轻松的通过。舒勤勤道歉,也轻松的通过,就要折辱我!这小子还是欺软怕硬啊!”

舒勤勤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。

她怕的是钟源,只要钟源觉得可以,那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就这时候,“啪”的一声,一记大耳光挟着风声扇到了她脸上,一巴掌便将她打得跌倒在地,七荤八素的找不到方向。

这一记耳光甚是响亮,大厅里所有人都听得明明白白。

小邬惊呆了。

没想到钟源会因为她而出手打舒勤勤。

那可是百亿大佬龚文喜的女人!

她心里很感动,但是更多的是担心。

现在,并不是一个功夫高就可以横行天下的时代。

惹恼了百亿大佬,你真的承受得起这样的报复吗?

龚胜男虽然对舒勤勤恨之入骨,可是见到钟源这么一巴掌甩出去,也惊在了那里,感觉事情闹得太大了。

龚文喜怒气横生,瞪了钟源一眼。

钟源有所感应,冷笑着扫了他一眼,龚文喜顿时低下了头,不敢再看他。

“既然舒姨太也认为自己嘴贱,那我就帮你长长记性,免得以后又犯这个毛病。”

钟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,用力的擦着打人的那只手,悠悠的说道:

“龚老板,我越俎代庖,替你教训了一下你这位如夫人,你不会有意见吧?”

在他的逼问下,龚文喜只得表态道:“没意见。你觉得开心就可以了。”

“嗯,我觉得开心得很。谁要是有意见,我不介意再来一次。”

钟源微笑着道。

“钟源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小邬有些害怕了,扯着钟源的衣服要拉他走。

“好吧,我们回去。”

钟源带着小邬走到了大门口,突然又回头笑道:“对了,今天是龚老板的生日,还没祝你一声生日快乐。嗯,希望明年的今天,大家都还有机会参加你的生日宴会。”

抚州治疗睾丸炎方法
南昌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徐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手术要多少钱
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