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资本枭雄 015三个行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28:12

资本枭雄 015三个行

反正不管怎么样,10个亿的资金问题解决了,李桂枝也是雷厉风行,说到做到,第二天就签署了10个亿的银行授信,走循环过桥贷的方式,这样一来,10个亿的资金可以先到,即用即质押,钱枫在操作上就可以自主,非常方便了。

一众出资人也开会一致通过,私募基金公司的组织方式,由契约型份额制,改成有限合伙投资公司制,钱枫虽然没有出资,但占有50%的股份,其他50%的股份由现有的出资比例摊分。修改的章程也进行了公司变更登记,同时,设立两家法人分公司。

别看钱枫一分钱没出,就独占一半的权益,按现有资产来说,已经就是得到了一个亿,但商业规则在于,由此,就把基金公司彻底绑定了钱枫,大家都是成熟有头脑的生意人,投资公司只有两个东西,一是钱,二是人,钱枫的价值哪里只值一个亿哩。

就凭他有如弹指灰飞烟灭的架势,轻松解决的大家都挠头的10个亿融资,按潜规则来说,正常的放贷,都会有三、五个点,三、五千万的代价。

所以说,并不是钱枫得了便宜,是一众的出资人,现在的股东们赚大发了。

而对于生死线上走过了一回的钱枫来说,他更享受的是过程,以及过程中的自我修行,人生的价值和体验并不是完全由金钱衡量的,代表的,这是钱枫时至今日的感悟。

控股购并003826,现在就要在股市上开战了。十来个交易日,钱枫已经慢慢收集到了2个亿市值的筹码,股市总体上交投低迷,钱枫的操盘又是不露痕迹,所以,连日来,003826的股价就在一个箱体上来回震荡。

钱枫接下来要做的不是继续买入股票,以超过吴家22%的持股量,而是要对吴浩明痛下杀手,把股价打下10%的跌幅,让吴浩明质押的8%的股票逼近质押平仓线,到时候,就看吴家怎么应付了。

如果吴家没应付下来,对不起,受押融贷的机构把8%的股票往市场上一抛,钱枫正好照单全收,吴家也就剩下14%的持股量了。这样一来,用三个公司账户买人不到15%,组成一致行动人,就足以成为最大股东。而每个公司账户还可以控制在5%的持股范围内

,连举牌公告都不用。

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模拟盘操练,钱枫的助手之一郝忠仁对于股票的单纯买卖已经掌握了,当然,仅仅是学到了一些基础,离一个能读懂盘面信息,掌握挂盘委托策略的操盘手还远没企及。

钱枫把办公桌摆成一溜,并排放上三个电脑,同时打开三个账户,让郝忠仁操作挂单买卖,自己则在傍边下指令。幸季梅即是观众又是后勤,也就是端个茶到个水。

9点15分,股市开始集合竞价阶段,钱枫让郝忠仁以003826跌停板价挂出1268手的卖单。在集合竞价阶段,9点15分到20分之间的竞价委托单是可以撤销的,到了9点20分以后则不能撤销,至25分按照价格优先、时间优先的原则排序撮合出当日开盘价。

钱枫这样做有两个目的。一是在集合竞价阶段影响当日的股价预期;二是测试买盘的力度。这两个目地对于小盘股,散户股的作用还是很有效的。

郝忠仁很兴奋,10几个亿哩,都在自己的手指头里划拉,这感觉,土豪大大的。

“钱老师,对着这么多的钱,我怎么感觉有点手抖的样子。”郝忠仁苦着脸说。

钱枫笑笑,“没什么,习惯了就好了,就跟银行柜员一样,时间长了,钱就是粪土了。时间再一长,你只是感觉到个数字,那个数字就跟你玩游戏打积分一样。”

“瞧你这点心理素质,”幸季梅拍打了一下郝忠仁的手,“别点错了小数点,敲出去一个乌龙指,那损失就把你卖了也不够赔。”

幸季梅到显得淡定。对于她的工作表现,钱枫还是非常满意的,安排她的研读分析师研究报告的课目,积累到现在,已经对各行各业有了点概念,对别人的报告虽说还提不出自己的东西,但也能从逻辑上拆解别人的道理。

而且,钱枫也感觉,幸季梅好像还化身为了保姆,对自己照顾有加,而且是很有眼力劲的保姆,经常他要喝个水,拿个东西什么的时候,自己既没向她开口也没想要她帮忙,马上就能给你伺候过来。时间越长,她越是娴熟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。

除了日常的默契,幸季梅的行为举止也是俨然自家小妹的派头。有一回,她上班来得早,跟钱枫打招呼时,在身边见钱枫头上掉到了小杂物,说声“枫哥别动”,极自然的面对面,衣服贴着衣服,一手搭着钱枫的肩膀,抬头明眸留转,吹气如兰拂在钱枫脸上痒痒的,一手上前捻下杂物,然后“啰”一声,放到钱枫眼前看,再扔掉。

她还给钱枫拔过白头发。一回,钱枫坐到自己房间的电脑前,幸季梅像见着新奇物似的娇唤,“呀,枫哥怎么有白头发了。”说要跟他拔,钱枫拗不过,只好让她两只温软的手在自己头上一番折腾。

钱枫现在除了周末去陪父母,上班的日子都是在商住两用的公寓住。每天幸季梅会提前半个小时来上班,并主动给钱枫带来早餐,还变着法子尽量不重样。钱枫要给钱,她死活不从,只说先积攒着,差不多什么时候了,就请她吃个大餐补偿就得了。

钱枫也就没办法坚持强给,也不好叫她不用给自己带,伤了热情也不好。再说自己是她的老板,要弥补她的早餐钱那还不简单,不说直接弥补,就给她个庄股跟下,轻轻松松就赚着了。不过,钱枫给幸季梅还有郝忠仁两人下了严令,半年之内,不得自己拿钱进股市炒股。个中缘由很简单,为他们好,他们还没具备股市,以及其他资本交易市场的基本理解。过早介入,就会成天惦记着自己的账户交易了,工作会分心,也谈不上能在自己的指导下系统地学到东西。

“你不下令我也炒不了股,没那个钱哩,枫哥。”幸季梅对这个严令抱以叹息。

“明白,钱老师,你不让碰就不碰。”郝忠仁则说。

相比于幸季梅的大方自如,郝忠仁在这上班的架势一直是中规中矩的,可能是男女处事方式上的差异吧。他们两人在办公室时而也会开开玩笑,主要是幸季梅拿郝忠仁开玩笑。幸季梅有没有男朋友钱枫不知道,因为女孩子被问到然后回答没有,可信度很低。郝忠仁说自己没找着对象,原因是没车没房,则符合当下的一般定式。

单身的郝忠仁,有时面对美女一枚的幸季梅的挑衅玩笑,会表现出一个习惯的动作,紧闭嘴巴连续搓手。

他们两人也问过钱枫,钱枫则难得给他们摆出来架子,“老板的个人生活是你们打听的吗?!”

总之,目前就三个人的公司氛围,表现的还是积极融洽的。

新疆好的白癜风医院
沧州白癜病医院
六盘水治疗癫痫病医院
新疆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沧州白癜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