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多方博弈巴黎气候大会光伏风电争议不断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16:31:00

  一周前,正当首都陷入 十面霾伏 之际,来自195个国家以及欧盟的代表,齐聚巴黎召开世界气候大会(2015年11月 0日- 12月11日),经过一周的谈判,今日大会即将闭幕。与往届世界气候大会不一样的是,本届巴黎世界气候大会各国分歧不再那么明显,期待按照计划,一项新的全球气候协议将在本届气候大会上达成,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,以确保将本世纪内升温幅度控制在2度以内。

  从民生来说节能减排已成主题,从国家能源战略部署来说,新能源结构调整已成各国主流。所以表面上一场气候大会就是对各国在节能环保方面的问责与规范,而背后牵动各国能源产业带动的新经济形态转型。基于各国自身利益,事实上一场新能源军备赛早已拉开帷幕。

  这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国际气候大会更扯淡的事情了。毕竟,制定碳减排目标也不过就是在白板上写几个数字,然后 满怀希望 地付之一笑。不过,在今年的大会上,各国领导人发现这次很难向以往一样糊弄过去了。的确,当我们真的要去实现那些目标时,我们该怎么做?

  好在过去几十年中,国家和地方层面快速涌现了不少有关能源市场变革的想法。这些想法中最靠谱的有哪些?是否已经有了一些有趣的试验?我把这些问题抛给了几位专家,不出意料,答案是复杂的,但也不能说没有希望。

  新能源开发和减排是两种不同的政策,区分清楚这两者很重要,也是首先要考虑的事, 布鲁克林研究院能源安全与气候倡议代理主管Tim Boersma说道。比如,你可能以为,要是一个国家能够将风力发电量翻番,那么碳排量就能立即减少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Boersma举了德国的例子,德国自2011年起致力于能源市场转型,但它的碳排量却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有增无减(尽管2014年有所下降,但环保人士认为这主要是由于14年的冬季比较温和)。

  德国的补贴: 能源转型计划 显初效

  从文件上看,德国可以说是能源市场快速变革的典范:5年前,可再生能源还只占到整个能源市场的17%,而如今,这一数字已经提升到了1/ 。这都要归功于德国政府领导的 能源转型计划 ,而这一计划所依靠的核心力量就是 上电价(Feed-in Tariff) 政策,也就是政府许诺,长期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,从致力于提供可再生能源的公司那里购买可再生能源。

  从各方面来衡量,上电价政策都是成功的, Boersma说。企业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入实际上超出了德国政府的预期目标,而电价的大跌也让传统能源公司吃足了苦头。不过,Boersma也指出,这种政策在财政上是否可行就是另一码事了,在投入资金之前,政府必须明确他们实施这一政策的具体措施。

  但是(德国气候)政策的碳减排部分是基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,这个体系本身就有缺陷, Boersma接着说, 主要问题是,碳排量价格(即企业用完碳排量配额后继续排放所需支付的价格),没有像2005年政策刚实施时如德国和其他国家所期待的那么高 另外,他还补充道, 欧盟给成员国和特定行业提供的补贴也太高,这样一来,规定可排放量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,企业也没有太多的动力去减排。 再加上减排政策不够严格,德国鼓励开发可再生能源的措施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。

  正如《经济学人》于2014年所解释的那样,低价格的可再生能源蚕食了天然气市场,倒逼公用事业公司退而利用燃煤来提供能源,而燃烧煤炭的排碳量比燃烧天然气更大。

2008年海口社区Pre-A轮企业
2012年汽车出行B轮企业
2007年香港旅游B轮企业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